道上混的

刚才突然有个老外打电话向我哭诉另外一个事情,导致我不知道是否有心情把这个充满喜感的故事写下来。。。whatever~
事情是这样的,今天我隔壁的Security & Safety Manager过来找我,说能不能和他一起去“审问”一个在这里干活的一个涉嫌偷东西的contractor,因为他是老外,没法交流。。。我脑子里马上浮现出马加爵啊或者杨佳啊等等人的形象然后想会不会那个人突然把出利刃或者钝器对我们进行加害我们又没有武器可以把他当场击毙然后会变成一个烂摊子但是看着他真诚和善良无助的眼神我实在不能说不啊~

事情大概是我们的监控探头拍到这个鸟人拿着钥匙走进很多房间然后自然那些地方被偷的东西也都算在他头上于是这个老外找了个理由让他过来一次然后我们可以用威武的正义感让他折服从而交出这把认为是master key的钥匙从而保护一方平安。。。老外还特地咨询了我们的保安公司得到了他们的部分建议然后人家不肯出面于是他就想到了隔壁的我。。。

于是我饭吃好还没结束周五惯例的午饭后聊天就被2个电话催回去了然后就来到了保安的监控室。。。。进去2个保安,我们的老外和一个面向凶狠的年轻人站在那脚一颠一颠的一看不是个好玩意儿。。。

当时尴尬的是,偶今天穿了一件很可爱的有一个小小的米老鼠头像的淡蓝色的很文静的衬衫,然后早上起晚了没戴隐形眼镜还是个更加文静的四眼,然后脖子里挂着的门卡lanyard还是更加可爱的Paul Frank大嘴猴,在这样不利的形势下这些features无疑严重影响了我正义之师的威严,影响了我浑厚嗓音对敌人的威慑力,也影响了我在众人心中的严肃形象。。。

于是,我提前准备了一些道具,走进那个房间以后先发了2根香烟给保安兄弟,然后慢慢的点了一支烟,吸了一口,然后很突然的把一口烟喷到了那个人的头部方向。。。可惜距离比较远看上去效果不是很好。。。正当那鸟人有点诧异的时候说了一句话

“你混哪的啊”。。。

那哥么自然没想到对面这个身高估计不到1米8,身材匀称但是谈不上非常壮硕,看上去灰常年轻但又不是那么嫩,戴着眼镜但目光又那么有神,进来开国语又和老外开英文,身上还穿着可爱衬衫的男人竟然能问出这种腔调的问题,一时表现出语塞的表情。

我自然不能让这很不容易获得的先机流逝,冒着被看出是假抽的嫌疑又吸了一口,然后脑子里搜刮了从CSI到Prison Break到24 hours的种种镜头,然后用没有一点点感情色彩的音调说到,“怎么啦,说话啊,知道为啥今天让你看这个么?”

那男人逐渐regain了一点点意识,虽然这一切都有一点超现实,但是他还是回归了一点流氓本色,嘴角歪着回答道,“你们不就是怀疑我偷东西么,你说我偷了啥啊?”

小样还来套我的话,老子很想把今年没涨工资的愤怒化作想像中的拳头砸到小子脸上(额~我也不知道我最近为啥那么易怒难道是路怒症导致的么),但是我在众人面前还是要保持一个很professional的形象嘛,于是用貌似声带又不是声带发出了一个很合适的 “哼”。。。然后继续说道,“我啥都没说你怎么知道是偷东西的事情呢”,“刚才监控你都看到了,你哪来的钥匙怎么进的那个门啊?”

那男人估计到此时此刻还没想明白我到底是什么来头,在唧唧歪歪了一段之后说了下面这段话。

“我告诉你是怎么回事情,那天我走到那发现手里握着把钥匙,然后这把钥匙竟然弯掉了,然后我就看到面前有把锁,然后我想把这个钥匙插进这个锁里然后把它弄直”。。。

我发誓上面的记录就是我当时左耳和右耳同时听到的,我在千分之一秒内决定面部肌肉不做任何运动,然后用正确的语法复述了他的解释,然后对旁边的保安说,“你们听过比这个更牛逼的借口么”,下意识把双手往上抬了一下。

那鸟人显然也多少见过点市面,否则换任何一个小屁孩子在一个很小的房间旁边4个男人对着他也多少会寒一点点,但是他还是下意识的往后挪了一下,双手放在胸前作保护状。我也没时间和他浪费时间,直接开诚布公说“我也不想把事情搞大,比如让你丢掉工作或者到警察局喝咖啡,你也要让我们好办事啊,你把钥匙拿出来,就当什么事情都没发生,别编刚才这种理由当我们白痴啊,靠”

他自然不会那么容易就范,面孔的凶相又进了一步,拿出手机说要么你们打110啊。我很平静的对他说我们这里没信号的,你别浪费时间了。然后用道上的切口跟他说了不合作的后果,无非就是毁坏了大好前途妻离子散之类,不过明显他还是没搞清楚我在说什么,然后我对旁边一脸迷茫虽然以前是NYPD的保安经理大概解释了一下情况,对他说你最后考虑一下,XX警察局的人我们已经打过招呼了,进去15天随便来来的,然后我手一甩就走出去把已经快烧到我手的香烟屁股给扔了,然后又回到小房间。。。

明显他有点软了,但是还是要装老卵,但是说出来的话明显缺乏底气。。。

“我和你明讲,2年前是有人给过我一个master key,我也去配过一把,但是还是开不开锁的”。我一愣这个算什么招数,坦白了?这个不是明显让我不好收场嘛你咬死说不是你我也就拿你没办法了呀,这下怎么办,我要打110么~还是把袖子管撩起来装装样子。。。

“要么我把钥匙给你们,可以了哇?”,“你们就是喜欢怀疑中国人,这已经第三次了”。我倒原来是找我这个新面孔来解决老问题啊。我正义凌然的说老子也是PRC护照你搞什么搞,然后把钥匙扔给NYPD男说余下的事情你们烫平吧,然后就准备走了。。。

余下的事情让我很崩溃,比如那个contractor在我们这里的部门经理(也是个美国人!)进来第一句话是 “I’am sorry, I didn’t expect it ends like this”, MLGB的好像是这个男人把那个男人肚子搞大了然后要dump他一样,没想到这个鸟人突然说了一句“其实那个给我master key的就是你们部门的xxx”,我差点回复到穿米老鼠衬衫应有的那种表情立马屁颠屁颠的把这句话翻译给这个经理听然后眼睛只狗狗的看着他的表情,其实这个傀儡男我早就不爽了别以为是60+以上的人我就不欺负~然后他很尴尬的把话题转移去握NYPD男的手感谢他也不知道他可以感谢什么,我就在旁边保安的敬佩的目光下闪了~

当然接下去接到老外哭诉电话的事情更加让我崩溃,但是我马上happy的weekend就要开始我就不写了~这种鸟事别来找我你们level不够, NNGX

好吧其实我不抽烟的。。。

附送当天现场照片一张,以证明以上都是真的。。。

1 thought on “道上混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