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ssing out

所以说,迷奸这种事情绝对是真实存在的。。。

在经历了上次的肠镜之后,我对以身试法有了进一步的理解,特别是在中山医院的某医生对我说,你想查的都查了,要么你做个胃镜吧。。。(其实他鄙夷的拒绝了我要求做MRI的要求,他的原话是“你要做核磁共震做啥,一点必要都没有的,很贵的这个。。。还要排队~~~”,我说“MRI比CT要伤害小呀,而且。。。。反正我们是全部报销的~~”,但是他还是么给我做。。。)

于是,胃镜的钱交了3个多礼拜,我都没有下定决心去做。。。因为上面写了个“手术通知单。。。”

但是这个周六,猴子偶豁出去了。。。因为某人告诉我。。。做无痛的没啥感觉的搜艘艘的就好了。。。

于是我又上当了MLGBZ

首先要感谢valid同学,因为她的存在偶才2次得以感受了VIP得待遇,第一次免费做了全套B超,而且不用排队。。。第二次虽然是出钱的(反正是那个该死的保险公司的钱,和他们开了4次会还在吵,还要我看一个大概有40页的合同!!!)也可以享受9点过去直接说“偶找XXX大夫“于是就躺下的待遇。。。

话说躺下以后(应该是在交了500块麻醉费然后签了一个wavier以后),一个麻醉科的阿姨就过来先把IV搞好,一瓶普通的盐水。。。然后等了30分钟,我努力把眼睛朝上看,不想看到周围无数个显示屏上的各种人的肠子或者胃的内部图像以及每隔5分钟会有人大叫一声,”XXX家属进来!!有息肉,要割伐,割的话有风险的,可能会大出血或者穿孔,你自己决定,要割家属先去付钱,2000左右。。。。”

认识的医生就是不一样,直接把周围的其他人pass掉,对着护工说,“把我的人拉过来~~~”非常有气势。。。我就被拉了过去。。。一个年轻的pp女走了过来,看打扮就知道是杀人不流血的麻醉科的(千万表和麻醉医生搞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的)。然后对我说(那时候我已经没法说话了,嘴巴里塞了个可怕的东西)“会痛的哦”,然后在IV通道接了一个针筒,然后我只看到她的拇指开始推,就眼前一黑,话还没说出口就晕死过去了。

我是被J同学叫醒的,号称我推出来的时候一直到醒过来一直在说英文。。。什么“ terrible” 什么 ” what the fxxk….”。。。总之我想起当年SISU的某个教授教语言学的时候说过,如果人的大脑受伤,恢复的时候首先想起来的是外语。。。这次果然得到了偶的credit,然后我当中一点记忆都没有,脑子混乱了大概30秒想起来刚才是要去做胃镜,然后再过了30秒像电脑自检一样检查了下全身的各部分。。。脚还在,手么丢,胃也有感觉。。。衣服也么凌乱~一切貌似正常。。。然后就问“报告呢报告呢~~~”

么出来叫家属么自然是么啥大问题的。。。慢性胃炎一刚~~~

总之这个麻醉剂真的很impressive,偶以为再怎么也要等药剂到了大脑才会起效把~但是感觉那东西刚刚进入我的血管(手),我就晕过去了~

总之这下尴尬了,看来MRI是逃不掉了。。。广慈或者逸仙。。。看来还是要来一次了~

大家说偶作伐~~

1 thought on “Passing ou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