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梦断安永-“最佳雇主”使我终身残疾

转的帖子,发自雁渡寒潭,虽然已经离开了这个圈子,但是这种事情实在是看不下去,话说回来,为公司拼命是最傻的事情,偶当年就是加班加成早搏,MLGB,还好走人了。

另外,保险该买的还是要买。。。。

 ===============================================================================

EY,现在成了一个让我永远伤痛的名字。整整18个月我不敢面对这一切,就好像恶梦一样萦绕着我一刻都不曾离开过,今天偶然来到寒潭,就和大家分享一下这1年多的经历吧,也算是给大家一点建议,注意自己的安全,永远紧记除了自己没有人有义务保护你。Q
©雁渡寒潭——Andersen.Net —   SIwh
先大概的做个自我介绍吧,我来自一个单亲家庭,03年大学毕业就加入了EY,也就成了家里的顶梁柱,那个时候和大多数人一样除了感激公司肯给机会我学习就是一腔的热情,心里总想着想大干一番,再苦再累我也不怕,因为相信只要好好干一定能有回报的。接下来虽然经历了每年必要那几个月每天天亮回家或者就睡在办公室的日子,也看尽了因为时间紧变态的失婚女人在办公室里破口大骂甚至晕倒的日子,但总算都熬过来了。这中间也不乏有猎头来挖脚的,条件都还不错,可我还真是没有动心过,就因为我觉得做人应该知恩图报,既然公司投入了成本来培养我,我就应该做好自己的本分,回馈公司。每当有人批评EY的时候我都会不高兴且据理力争。说实话,这个天下本来就是一般的黑的。到哪里还不是都要被剥削吗?做生还不如做熟啊,抱着这样的心态4年过去了,本以为再熬多一个忙季就能升M,到时还能拿笔奖金,也算对自己一个时期努力的认可了。谁曾想我的噩梦就此开始了。。。n{a
©雁渡寒潭——Andersen.Net —   Vox
07年的6月我和我们组另一个Senior被借调到某上市的项目上去了,某Par(很多人说他帅,我看他就是个该杀的那种)还是满口胡话说什么所有做过B项目有经验的人都要去,其实最后就骗了我们两个去敷衍了事,真正懂行的人被他留在了身边,没办法,人家跟了鬼子很多年,铁啊,自然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撒个小娇就行。这样的人和事,在这行里早已屡见不鲜了。F”Ei
©雁渡寒潭——Andersen.Net —   e
有点扯远了,话说回来,到了青岛以后我负责其中一家公司的审计,每天早上都要坐客户安排的车从城里到郊外,晚上再回到城里的另一家公司加班,一切都这样按部就班的开始了。6月25日晚6点多,我们一行7人又坐上了客户安排好的车,别克商务,我坐在左后方,开车前司机就不停的催促我们快点,他们应该是4点30下班,没有加班费,他送完我们还约了人喝酒,要迟到了。=qEQ
©雁渡寒潭——Andersen.Net —   Tj
开车以后他一路狂飚,逆行,超车,划龙一样,由于车速太快,我们在后面一直提醒他慢点,可他根本不听,高速路上甚至时速达到了150,由于感到有危险我还特意拉了拉安全带,却发现是坏的,根本是摆设。就在快到目的地的时候,路况开始不好了,有个坑,司机突然打轮一朵,这个左后轮都压到了坑,我也就顺势被整个巅了起来,头部一下子就撞到了车顶,随后左肩就撞到了车身,全车的人都惊叫了起来,坐在右边的同事也撞到了头,我除了疼痛没有了任何感觉,一直喊着疼,身边的同事对司机大声说有人受伤了,师傅慢点,可是司机就好像聋了一样,飞快的开到了目的地,还催促我们下车,至于我是怎么下的车和进的医院我已经记不清楚了,只依稀记得客户没有管,是我还没有混熟的同事陪我在一家三流医院(这是我们能力范围内唯一能找到的医院,事后才知道如果当时去了更好的医院或许我并不会残疾)过了一夜,为我跑前跑后,还支付了住院的押金。q@a
©雁渡寒潭——Andersen.Net —   HFP
由于当时那个项目没有EIC,且青岛的PIC是新升的,他还在香港庆祝着他的高升,就这样,医生初步诊断为颈髓损伤但没有明显伤口的我在医院静静的躺了7天,除了同事每天加班后会来看我,顺便来汇报工作,除此之外就再没有人再理过我了。本来是想瞒着家里,不想再给我这个本来就已经太多风雨的家庭一次打击了。心里还盘算着好了就赶紧开始工作的,家里不能没有我的这份收入啊。一周多去了,一点好转都没有,我整个左上肢都不能动,且一点感觉都没有了,我开始着急了,每天的输液由于浓度高十分痛苦,这时组里的秘书找到了我因为我没有按时交Timesheet。我告诉她我还以为项目上一定会有人给组里通知,她说根本就没有人提过,她也着急了,马上就帮我和组里的Par去汇报了。MS`b*m
©雁渡寒潭——Andersen.Net —   S6)[j
三天后人事部的一个Senior和青岛的PIC带着一张卡,上面有着该项目某PIC的签名,并祝我早日康复,还有一束鲜花第一次来到了医院。随后我母亲也来了,他们就消失了。。。我母亲成了我的护工,在医院陪我,照顾我。客户也从来不及时缴纳医药费,因为他们觉得EY都不重视,他们更没有必要管。所以我的同事每天除了正常的工作以外还要帮我追讨医药费,有时他们都会自嘲地说我们好像农民工一样了。加班之余他们还会经常地来看看我,这成了我唯一的安慰。g
©雁渡寒潭——Andersen.Net —   u
EY,各种各样的人都跳出来说让我快点回北京,回来就会好好照顾我,全力以赴的给我治病,就是一个胳膊嘛,没事,能好,好像他们都是专家一样。20多天以后情况稍稍稳定后,我回到了北京,EY安排我住进了宣武医院,交了住院费然后就又消失了。。。10多天后,我得到了新的诊断:颈髓损伤,左臂从神经严重损伤,医生说要有心理准备能恢复20%就已经是奇迹了,情况稳定就做伤残鉴定吧。我愤怒了,1个多月了,除了人事部的那个Senior我见过以外,EY没有一个人来看过我,那个P我更是连声音都没听过,没有人为这件事情负责,我要司机,客户给我道歉,得到的答案是不可能,这是意外,没人负责。B`%t
©雁渡寒潭——Andersen.Net —   q
人事部的人甚至告诉我公司的客户,公司是不会得罪客户的,要EY站在我这边是不可能的。就算我要自己去告客户EY也是不提供任何信息给我,就连是和谁签的约都不肯告诉我。有什么都要等上市以后再说。人事部变态女Par更是张口大公司有规矩,有流程,闭口法律,我提出要见她,她竟然回答说她认为没有必要见我。这回我的心彻底寒了。。。虽然是8月份,可我觉得比数九寒天还要冷,5年,我人生最好的5年给了EY,勤勤恳恳的买了5年的命,就一句不能得罪客户,就变得没有了正义,丧失了道德。我崩溃了,歇斯底里的在医院立发着狂,我想到了死,我想死都要到安永大楼去死,我想问问各位高层,你们还有良知吗?还有起码的人性吗?我只有27岁啊,就这样折翅了,就这样没有了未来,你们难道就没有孩子没有同情心吗?更让我气愤的是,与此同时我听说公司出现了另外一次事故,一盏灯掉了下来砸到了一个同事的头上,流血了,那个项目的Par当晚就飞过去看那个同事,陪了一晚,并作了很多安抚工作。可我呢?就因为没有流血,就没有人管,连一句基本的问候都没有。。。A:”+E
©雁渡寒潭——Andersen.Net —   !{0
在我近乎歇斯底里的情绪下,P来了,什么也没说,放下了一盒廉价的补品,人事部的高级经理来了,给我带来了消息:大老板开会实在忙,再等等,他回来的。。若干天后,这位大Par终于在上飞机前来看了我一眼,让我安心养病,说我一定会好的,什么都等我好了再说。。他还会再来看我,不记得过了多久他又来了,独自一人,和我聊了很久。回过头看,他是我这件事里唯一还有点怜悯之心的人,我还是很感激他为我争取了能力范围内最好的治疗,07年10月让我出国治病了。X’
©雁渡寒潭——Andersen.Net —   k II
再说说这一年多痛苦的治疗吧,在医院的时候光是核磁共振就做了5次,CT3次,输液55天,扎的我身上的血管就好像吸毒的一样,青一块,紫一块,最后都已经扎了14针都扎不进去的地步,医生才无奈的把药停了。由于水肿疼痛,打吗啡,打了吗啡又反应,吐了一天一夜,为了治疗,用针直接打药到颈髓,还不能麻醉,最后医生都不忍心下手了,让我休息一段时间再开始。其间,吃了不计其数的药,体重暴增,全身皮肤溃烂,头发也都掉了,最后我索性剃了光头。因为操劳,我母亲也已经是周身是病痛,心力交瘁,让我感觉实在是对不起她。3$yR9$
©雁渡寒潭——Andersen.Net —   >
今年7月,我回国了,做了伤残鉴定,四级伤残,属于重伤,丧失劳动能力,永远退出劳动岗位,保留劳动关系。。在我的再三追问下人事部的人等到这个结果后说了一句:公司对这样的结果感到很震惊。事后我还听说高层还一直过问鉴定的过程是否严谨,其实这过程一切都是他们安排的,我只是去让专家看了看。现在回想起来,去年出国前我怎么要求他们都不肯再和我签署劳动协议,说不需要,后来我才明白公司一直以为我的伤残鉴定出来肯定是轻伤,这样他们就可以单方面和我解约了。这也是为什么当他们听说是重伤的时候才会表示很震惊。从结果出来那天开始,EY就开始和讲我大公司的规矩,讲“法律“,彻底的开始边缘化我了,单方面给我出了个Notice,停止我所有的薪金福利,待遇,改为社保的伤残津贴,就连对我的赔偿都说是高度机密,还代扣了个税。甚至要收回我的电脑,说是要给更需要的同事,或者给我换个旧的,真是让我哭笑不得。更荒唐的事,EY居然还获得的当年的最佳雇主。我真是满心的狐疑啊。N:,a^”
©雁渡寒潭——Andersen.Net —   [gF
直到现在还没有任何人给我道过谦,不管是造成事故的,还是对我置之不理耽误了最佳时间治疗的,没有人肯给我一个说法,我的伤痛还在继续着,我的残疾将伴随我终身。。。我的诉讼之路更是在百般阻挠中艰难的进行着,在强大而又冷酷的公司面前,个人的力量实在是太渺小了。。。afa
©雁渡寒潭——Andersen.Net —   SQ
忙季又快来了,希望大家要注意安全,特别是出门在外的,保护好自己的剩余价值吧,不然就会像我一样被当成垃圾一样丢弃了。]ls
©雁渡寒潭——Andersen.Net —   E
一个手打字,不太方便,思绪可能有些混乱,大家见谅吧。6qdogJ

-=-=-=- 以下内容由 shuomeing 在 2008年12月27日 07:08pm 时添加 -=-=-=-
对于大家的关心,我深表感谢。我想郑重声明的是本人的故事绝非虚构,并且已经尽量含蓄了。一切都始于2007年6月25日,我有北京市颁发的工伤伤残证。只有一只手的我也没有时间编这么烂的故事来博取同情,这全部是我的亲身经历,我就是北京EY审计3组的S3。EY对我这件事的处理态度一直是要低调对内外都尽量保密。缩小影响。我和客户之间的诉讼之所以困难也是因为EY各种的推托和阻挠。现在我连这个肇事的司机都已经找不到了。而南车也不承认负有责任,并表示司机不是他们的员工。听同事说今年EY的年会上该项目Par还上台感谢项目上的同事,我想他早已把我抛掷脑后了。另:我的同事一出事的时候就已经通知了青岛的PIC,可他认为问题不严重,不能影响他的休假。

-=-=-=- 以下内容由 shuomeing 在 2008年12月27日 07:44pm 时添加 -=-=-=-
没想到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有这么多好心的同行们来支持我,真的再一次由衷的向大家说一声谢谢。现在的情况是:EY已经在今年10月按照工伤伤残一次性赔偿了我,税后大约11W,还不到我受伤前一年的年薪,现在每月由社保支付我伤残津贴,作为我的生活补助,还不到出事前工资的零头。EY有法律部,早已经研究好了,做到法律的最底线,这样我就没有办法告它。从EY听到最多的话就是我们是大公司,有规矩,讲法律,我们会跟着法律程序做事。至于我和客户之间的民事诉讼,EY开始答应等上市后就帮我解决,可等到真的上市了,就变了一副嘴脸,一点协助也不肯给,就连基本的客户信息都不肯透露,让我自己去查。我无从下手,都不知道该从何处开始,耽误了这么久后取证就更是困难,又至年底,律师都忙着结自己的案子,我的事就这样放了下来。现在看起来要等到春节后才能再开始诉讼了。另外,我很介意治疗后产生的一切副作用,特别是光头那是因为我是一个女孩子,一个刚刚28岁的女孩子。

-=-=-=- 以下内容由 shuomeing 在 2008年12月27日 08:45pm 时添加 -=-=-=-
短短的几个小时没想到这么多的朋友都能关注到这件事,我很想把《工伤认定结论通知书〉和《劳动能力鉴定,确认结论通知书》放到网上给大家看看,可是我好像还没有权限,请教高人我该怎么办?另外,我应该怎么把帖子放到天涯网上去呢?也希望有达人指导一下。本人再次声明,我现在没有在澳洲,而就在北京。

-=-=-=- 以下内容由 shuomeing 在 2008年12月28日 08:48am 时添加 -=-=-=-
不到一天的时间有这么多认识不认识的朋友鼓励我,让我18个月以来首次着实感到了温暖,由于以前不怎么上论坛不太懂规矩,我以为只要不写出具体姓名就可以了,给版主带来的不便,我表示歉意,也谢谢你即时帮我编辑了帖子。

-=-=-=- 以下内容由 shuomeing 在 2008年12月28日 08:54am 时添加 -=-=-=-
一个手打字实在是不太方便,很多事情也不是一句两句就可以说清楚的,我的文笔本来就水平有限,文章粗糙,请大家见谅。谢谢你的关心,我真得很感动,当初写这篇帖子的时候只是因为郁闷想找个地方诉诉苦,没想到有这么多人关心我。我现在由于长期卧床,得了肾积水,正在北京复兴医院住院治疗,已经10多天了,通知了EY,除了人事部的同事来送圣诞卡和几张物美的购物卡以外(说是慰问我母亲这段时间照顾我的),就再也没有人来看过我了,一句问候也没有。我现在只有周末能偷偷回来,要到过了新年才能出院。所以没有能及时回复大家的帖子,再次表示歉意。

-=-=-=- 以下内容由 shuomeing 在 2008年12月28日 09:11am 时添加 -=-=-=-
关于我的情况,还有想说明的就是:第一我是08年7月拿到了劳动能力鉴定,有专家组订为四级伤残。咨询过律师,自鉴定结果之日起一年之内我都可以进行民事诉讼,但由于一直没有合适的律师,再加上EY的推托阻挠,事情才耽误到了现在还没有开始立案审理。司机更是无从寻找,我只知道他的名字和身份证号码。也相信他根本没有能力支付我的治疗费用。南车的态度很明确,不是他们的司机,更不是他们的责任,我愿意告谁就告谁去,并只说了司机的劳动关系隶属于青岛四方客运有限公司。由于生活大部分不能自理,我母亲要全天候照顾我,没有其他精力再去找这间公司。而我经历了这18个月的精神和肉体摧残后,已经被精神科诊断为创伤性障碍综合征(PTSD),以及轻度抑郁症,需要吃药治疗。可是到了今天08年就要过完了,还没有一个人和我说过一声对不起。。。不知道这一句歉意我还要等多久?还能等到吗?。。。

-=-=-=- 以下内容由 shuomeing 在 2008年12月28日 09:31am 时添加 -=-=-=-
关于赔偿是这样的:由于我在澳州大学毕业以后就已经移民了,所以早已失去了中国国籍,回来工作的时候除了工资,没有三险一金,公司更没有为我上工伤险,所以出事以后就连我的工伤证都是没有北京市特别批准的,工伤基金更不会支付赔偿,公司就按照工伤赔偿办法对我进行了一次性的补偿,由于工资高于北京市平均工资的3倍,所以最高只能执行3倍,也就是9,966*18个月(四级伤残),但由于这笔赔偿不是由社保基金支付的,而我有还是EY的员工,所以税务局要求要按薪金纳税,这样税款就是6万多元。所以只剩下了11万。再说公司给上的意外险,因为是团体险,最高赔偿额度是15万(死了才算),我被保险公司订为三级伤残,最后拿到了7.5万元的赔偿。12月时,EY告诉我母亲在公司的努力下工伤险给我上上了,以后我的津贴将由社保支付,不然我还要交个税。至于其他养老,就再也没有提过了。

-=-=-=- 以下内容由 shuomeing 在 2008年12月28日 10:35am 时添加 -=-=-=-
http://cache.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free/1/1483175.shtml

我已经把帖子放到天涯去了,希望大家支持我!谢谢!

-=-=-=- 以下内容由 shuomeing 在 2008年12月28日 01:52pm 时添加 -=-=-=-
别克商务车,车牌号:鲁BL9192.希望有青岛的朋友能够帮我查到这辆车的主人。据我现在得到的消息是,刘姓司机在出事后4个月后就被公司炒掉了,现在一样也是不知去向。如果有谁认识媒体的朋友麻烦介绍给我吧。。。

《工伤认定结论通知书》
 
 

《劳动能力鉴定,确认结论通知书》

-=-=-=- 以下内容由 shuomeing 在 2008年12月29日 10:47am 时添加 -=-=-=-
当初写这篇帖子,纯粹是抱着让大家一定注意好自身安全和更多怀揣着进入四大梦想的人进一步的了解资本家,没有想过太多的粉饰,更不想炒作。我的神经现在真的已经很脆弱了,承受不起更多的风波,请大家原谅,经过一夜的考虑,我决定除了在这儿和关心我的朋友分享一下心情和事情的进展,不再在其他论坛上讨论这件事了,如果谁知道怎么能删除在天涯上的帖子麻烦教教我。再有,我想声明的是我在意自己的利益,也一直在努力的争取着,只是个人的力量实在是太渺小了,我想事情不发生在自己身上谁也无法体会这样的心情的,决定不再其他论坛上发帖不代表我放弃了,只是我想只有圈内人才会真正多一些理解,也因此如果可以交到一些关心我的朋友我已经很满足了。在此,感谢所有祝福我的朋友,你们的祝福我都收到了,并且已经深深的存在了心里,有你们这个冬天不会再那么冷了。这条漫漫维权路我还能走多远连我自己都不清楚,我的身体和精神都在一点点地被侵蚀着,如果哪天我真的坚持不下去了,也希望大家不要太意外,原谅我的懦弱,或许只有这样才能结束我的痛苦,让我的母亲有一个安静的晚年。

-=-=-=- 以下内容由 shuomeing 在 2008年12月30日 03:23pm 时添加 -=-=-=-
今天又偷偷的从医院跑回来了,一遍一遍的看着大家给我的留言,我哭了。。这次不是因为伤心绝望,而是发自内心的感动。。。还有这么多的好心人关心我,积极的帮我出主意,想办法,我没那么无助了,这让我感到轻松了不少。我一定会坚持下去,过了元旦就会积极的再开始和律师接触,一起想办法。至于媒体介入我想是不是要等法院立案以后才开始会比较有价值,很想听听各位的意见。由于我还在住院,无法上网,不能及时回复大家,还请各位见谅!

-=-=-=- 以下内容由 shuomeing 在 2009年01月01日 11:55pm 时添加 -=-=-=-
新的一年到来了,在这里祝大家新年快乐,阖家幸福安康!

-=-=-=- 以下内容由 shuomeing 在 2009年01月03日 11:54am 时添加 -=-=-=-
这几天版主为我发起了捐助活动,很多朋友积极的响应了,让我很感动。但在论坛里也有极少数人对捐助和我是否该领救济说三道四,开始时只是让我情绪有些波动,后来简直就是气愤,更因此已经造成心动过缓(由于我是左侧神经受损,直接影响了支配心脏的弥走神经,心脏一直不是很稳定),今天再次看到了这样的言论我已经尽量控制自己的情绪了,但还是感到了不适,我决定暂停这次捐助活动,并已经发信给了版主,我现在的状况确实也不适合过多地参与。或许真的就像某些人说的在中国提钱就是很敏感的,或许应该有更好的处理方式吧。这也算是我对这位无聊人最后的忍让吧。真正关心我的朋友们,你们精神上的祝福对我来说就已经是最好的关怀了,有空的时候就在我的帖子上给我留个言吧,谢谢大家的持续关注。

-=-=-=- 以下内容由 shuomeing 在 2009年01月03日 00:19pm 时添加 -=-=-=-
2008年的最后一天,一位素未谋面的朋友因为看了我的经历特意来医院看望我,小伙子,也曾在澳洲求学,很帅。和他聊了一会儿,给了他一些建议,也发了很多牢骚,希望没有把他闷坏。他还给我带来了一份新年礼物:一张话剧票和一瓶香水。他临走时还千叮万嘱我一定要去看,看话剧我就可以开心地笑一笑,暂时的忘却伤病。香水,女孩子谁不喜欢,出事以后,总是穿着病号服的我就再也没有用过了。。。这份礼物他选的很用心,让我觉得任何感谢的话都显得太单薄,我只能诚心地为他祝福,也为每一个关心我的朋友祈福。希望新的一年了,每个人都能多一份理解,宽容,少一些挑剔,妒嫉,这样大家都会生活得更简单,更快乐一些。

-=-=-=- 以下内容由 shuomeing 在 2009年01月04日 04:42pm 时添加 -=-=-=-
关于我的病医生最后的诊断是:颈髓左侧轻度萎缩(至于是否会继续恶化,医生保留意见),颈髓C5,C6,C7受损,C3,C4,C5高频信号;左侧臂丛神经C5,C6,C7,C8严重受损伴有液体渗出。希望哪位朋友有认识的高人有办法治的话,就麻烦介绍给我吧,不管用什么办法,吃什么苦都行,只要能有希望我都会去尝试,毕竟身体还是我自己的。

-=-=-=- 以下内容由 shuomeing 在 2009年01月04日 04:50pm 时添加 -=-=-=-
今天我母亲为了道歉的事又和公司进行了一次沟通,EY的态度还是认为整件事情已经结束,没有必要再和公司的高层见面进行沟通了。至于上媒体曝光,公司的人很诡异的笑着说道:“知道,这是你们的权利。。。”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