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一个点

鱼刺君的故事~~

好吧,我又来给大家讲故事了,一切发生在1小时之前。。。

话说我开心得下了课,跑到徐家汇和某人去吃鱼,刚说了一个“晚上搞定老板”的笑话,一激动,就觉得一根鱼刺君偷偷往喉咙里跑,偶马上二话没说跑到洗手间用手扣来扣去不但没效果还把自己弄得差点吐出来,于是想想难道一盆鱼就这样浪费了然后某人建议还是用饭团吧我明知这个是不对的但是不愿意放弃鱼鱼就铤而走险先用几粒米饭打前锋没想到没效果于是一口饭送进去我就知道。。。惨了。。。

鱼刺君明显不给面子,跑到了喉咙里面了。。。

这下也顾不上鱼鱼了。。。马上打车去了华山医院(如果今天谁在华山医院2号楼7楼五官科我对不起你我真不想发出那种惨叫声的是我吓了你),直奔ER,ER姐姐看到偶第一句不是问“您哪不好”,而是“你。。。医保有伐”,我我我,我没带啊,然后她说你怎么啦,我口齿不清的说鱼刺鱼刺,她轻蔑的看了我一眼,说,对面付钱隔壁2号楼7楼找五官科,然后就把我寮一边了。好吧我承认自己是那里最不想病人的人其他都是缺胳膊少腿的,就乖乖付钱摸到隔壁7楼,然后等我前面的鼻血姐姐搞定了一看。。。为什么是男医生5555。

医生男知道是鱼刺君闯祸后,就拿出几张餐巾纸,问我,啥时候吃的鱼啊,偶说就刚才还没吃完呢,于是他朝我走来,我说难道先让我擦擦嘴不成,医生男过来以后自己张开嘴,我楞了一下反应到原来是让我张嘴,张嘴之后他粗暴的把我的舌头给拉了出来,然后发出了“一一一”的声音,我于是也发出“一一一”的声音,没想到他说你发的不对,是“111111”,我继续“一一一一”,然后他一停,一字一句的对我说“你怎么连1都发不来的”,我(×@#&@()×#)@(¥@)(×#)(@

然后他用一个“偷窥”镜anti-fog 了一下,伸到偶嘴里,看了半天发现只要一碰到我喉咙,偶就发出不同的怪叫。。。他抱怨了一句说,怎么那么敏感的,看来只有麻了你。。。我听了心里一麻,心想这是什么治疗手段,听上去挺歪门邪道的。之间他继续对我“一一一一”然后把出一把像枪一样的东西,我也开始“11111”然后就觉得一股毒气向我喷来,偶滴神原来是要把我麻翻了好干活啊~~~~然后我又开始惨叫,他喷满意了就闪了,我舌头趿拉在外面感觉整个人都快翻了,心想这下你满意了吧还不回来给老子拔。。。。刺,这鸟人5分钟以后回来看了我一眼(估计我当时挺吓人的长舌头留外面)继续对我“一一一一”,我心想这下终于可以干活了于是也“111111”起来,没想到他又拔出那把东西对我喷了第二次。

我(×@#)@×#)@(×#)@(×#差点没把麻药给喷他脸上这人太不地道了竟然还要偷袭我两次我都感觉自己没舌头了你什么麻药啊进口的吧靠靠靠。只见他满意的看看我,说,别吐了哦,给我含着~~ 我心想我含着你什么啊我靠还不能吐出来NND。没办法我只有含着。。。含到了他再次回来对我说,吐了吧。。。

之后他很严肃的看着我说,你配合我伐。我心想大爷你叫我干啥我都干, 于是他又拿出2张餐巾纸,我很自觉的把舌头伸向他,没想到他脸一沉,说,你自己给我拉出来,于是史上最奇异的一幕出现了,一个被麻药折磨得不成人形的男人手握2张餐巾纸,把自己的舌头活生生的给拉了出来,还下意识的发出“111111”的声音,他对面的一猥琐男拿出一个比新疆人的镊子还要长的镊子,慢慢的,貌似很有方向的伸进了那张比平时大了无数倍的口。。。只见他倒腾了大概8分钟后,突然“嘿嘿”了一声,镊子顶端出现了一根足足有4厘米长的鱼刺。

我深刻的记得当时的我发出了“瓦”的一声,其实我很早就想好台词了,如果当时周围围观群众比较多,我就大叫一声“NND老子以后不吃鱼了”,然后愤然离去,但是现场的情况比我预计得还要戏剧化,设想一个男人手拿2尺多长的镊子顶端一根4cm左右的鱼刺,半透明的,另外一个男人嘴巴还留着口水满脸满足和幸福状。。。刚才的惨叫早抛到九霄云外只有胜利的BGM应当响起。。。

可惜,鱼刺君带给我的远不止这些。。。

当我开心的站起来对医生男说,说吧,多少钱,那感觉就像是暴发户对一排小姐的口吻一样,医生男突然低沉了一下,说,平时是要钱的,今天就算了,然后就扭捏状走开了。。。偶心想一一一一一难道今天还赚了兴高采烈往外走,到1楼买了瓶矿泉水开始漱口,然后还欺负了野猫1只,突然偶发现偶的喉咙,准确的说是咽部,竟然没有反应了!!!天啊你们没人能知道这是什么感受,就是感觉你努力咽口水但是你喉咙一动不动口水会直接流到气管里去,我张口说话发现可能由于失去了咽部的作用甚至可能麻翻了声带,我当时的呻吟就是SAWIII的那句Tag line “oh yes, there will be blood”的翻版。我心里一凉,突然想到意外伤害保险的赔偿比例中有“吞咽功能丧失”一条。。。而且赔付比例相当的高,偶当时可是死的心都有了这种事情只能在电影里发生吧,一不小心喝了一口水差点把自己呛死你知道无法吞咽的下场就是被自己呛死我那个寒啊。。。

后来我吓死了半个插头司机(因为上车我就发出那种撕裂般的吼声告诉他我要去的不是地狱),回家洗了半个小时嘴巴以后。。。现在我可以正常的喝水了。。。

痛哭流涕以后,偶发现今天偶买了一盒鱼形饼干,难道是因为这个么?我带了只熊去CAM,股票果然就大跌。。。

我还是那么能写啊,哇哈哈哈哈哈,但是这个代价貌似大了一点,偶保证明天再给大家送上绝对妖怪故事一篇,出厂人物有偶,GJ,以及GJ她妈。。。

—-the end—-